90多岁革命老妈妈烫伤,董永洪获得信任进行救治

90多岁革命老妈妈烫伤,董永洪获得信任进行救治


       老红军的遗孀,当年英姿飒爽的八路军女战士(194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),现年92岁的革命老妈妈,孩子为了孝顺她,给她做中药理疗,不慎把她的腿部造成低温烫伤。老妈妈的四儿子从网上找到了董永洪,于2011年5月7日购了往返机票,来杭州拿药并当天回家,当夜给老妈妈上了第一次药……下边的信是来自家庭的压力,老妈妈妈的四儿子顶着家庭的压力,坚持用中医药防疤烧伤膏药为老人治疗。董永洪感谢大家对他的信任,对中医的信任。他说,这五年来,他已经治疗了上百个医院通知需要植皮的孩子,在他的治疗下,不仅没有植皮,而且恢复很好,为患者家庭节省了大量费用,避免遭遇倾家荡产。董永洪盼望:国家的政府部门能够重视起来,给中医一条出路,造福人民,而不是让他们倾家荡产来拯救患者,这肯定不是和谐社会的目标。拿他自己的药而言,他不怕国家和政府部门来验证疗效,做各种试验,他期待自己的药和技术能够和西医结合,这样,疗效还能够进一步提高30%-50%。
       下面是革命老妈妈四儿子的信:
       董院长:您好!
       两天来,老母亲治疗情况都是我妹妹在网上发给我,再由我转发,但明天我得亲自去给老母亲换药,因为我目前已感到来自家庭的压力。
       我的家庭有兄弟姊妹五个,我排行老四,按照常理应该是长幼有序,但我家例外,我母亲交待我为她养老送终,所以每次老母亲治病都是我为她做主,这次也是如此。在南京和扬州经过二十七天的治疗后,家人建议应该到南京军区总医院进行手术治疗,我却选择了中医方法,尤其是我采用了您的独特的治疗方法,其他兄妹都很关注,两天的疗效究竟如何还未定论,却有人表示怀疑此种方法对低温烫伤是否有效?,提出再过两天未见效就得上医院手术治疗。当然我绝对不会把家庭的麻烦影响到您,我向家人表达,所有责任由我自己付,所有的钱我一人出,所有压力我一人扛,目的是让老人减少痛苦,尽可能加快痊愈的周期。我母亲绝对相信我这个小儿子,我以往习惯于认准了就按照自己的主见行动,无须去征求每个人的意见,当然每次行动都要承担一定的风险。眼下的情况,我理解其他兄妹的心情,他们也是着急,担心会耽误治疗的时间,引起伤口感染。
      我考虑下一步主要任务:一是严格按照您交待的治疗方法去操作;二是每天都希望能够得到您的指导;三是多掌握一点“理论武器”,尽可能说服其他家人,得到大家的认可;四是耐心等待治疗效果的进展,因为低温烫伤皮下组织受损比较深,治疗周期可能会稍长些。还有那些没有考虑到的希望得到您的指点。
      到杭州前我在网上就对各种治疗方法做过调查,经过比较我选择了您家传的治疗方案,同时我也选择了您的为人。以上述说的情况完全是出于我对您的信任,彼此间通过沟通达成默契,更好配合您应用“李徐氏复方人造皮”这一神奇的治疗烧烫外伤的纯中药奇效秘方,在我老母亲低温烫伤的治疗中出现新的奇迹!感谢您在我老母亲危难之际伸出援手!


TAG: